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站内搜索:
部门简介 更多
部门概况 晋煤集团审计部前身是晋城矿务局审计处,成立于1985年。 2000年,由于企业改制,原晋城矿务局审计处改为晋城煤业集团...
联系我们 更多

晋煤集团审计部
地址:山西省晋城市北石店镇
邮编:048006
联系电话:0356-3664176
E-Mail:jcmysjw@163.com

内审动态
防范金融风险“道”与“术”:摸清底数 杜绝“牛栏关猫”
发布时间:2018-04-14 15:15 文章来源:未知 作者:木木

  “今后整个趋势是金融监管会越来越严,严格执行法律、严格执行法规、严格执行纪律。”银监会主席郭树清在党的十九大中央金融系统代表团开放日上表示。

  “坚决防范和化解新形势下金融风险。”10月26日,银监会召开党委扩大会议,传达和学习贯彻党的十九大精神。会议指出,将主动把防范化解系统性金融风险放在更加重要的位置,继续深入整治银行业市场乱象,积极稳妥处置重点风险,抓紧补齐监管制度短板,防止单体局部风险演化为系统性全局性风险,牢牢守住不发生系统性金融风险的底线。

  “十九大以后我们会不会进一步加强风险管理,回答是肯定的。今后整个趋势是金融监管会越来越严,严格执行法律、严格执行法规、严格执行纪律。”10月19日,银监会主席郭树清在党的十九大中央金融系统代表团开放日上,回答记者提问时就曾这样表示。

  “银行业是经营风险的行业,银行的钱来自千家万户,经营必须审慎,要如履薄冰地管好资金,确保风险能够管控好。”正如银监会审慎规制局局长肖远企所言,由于我国银行业在金融体系中的重要作用,为人民监管好“钱袋子”,做好银行业风险防范是防范金融风险的重中之重。

  “不忽视一个风险,不放过一个隐患。”本着这样的原则,2017年银监会对银行业金融机构在信用风险、流动性风险、交叉金融风险、房地产泡沫风险、案件风险等领域开展专项排查,摸清底数,做到胸中有数。

  与此同时,针对银行业须重点防控的“十大”类型风险,银监会坚持问题导向,针对银行业存在的主要风险和突出问题,出台了相应的监管制度和要求。在监管政策的实施过程中,银监会也格外注意力度和节奏的“艺术”。既强调对银行业有效监管,也关注监管措施的全局影响,切实防止发生“处置风险的风险”。

  经过半年多的持续努力,银行业资金脱实向虚势头得到了遏制,风险正有序释放。以信用风险为例,最新的数据显示,不良贷款率比年初下降0.04个百分点,关注类贷款率比年初下降0.47个百分点。

  摸清底数:做到“心中有数、手中有方”

  银行业体量巨大,各种类型的风险又相互交织,错综复杂。防风险首先要搞清风险底数,方能做到胸中有数,手中有方。

  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警示了“不良资产、债券违约、影子银行、互联网金融”等四个领域的风险。在此基础上,银监会于4月10日印发了《关于银行业风险防控工作的指导意见》,详细阐述了银行业需要风险防控的“十大”重点领域。

  这“十大”重点领域,既包括信用风险、流动性风险、房地产领域风险、地方政府债务违约风险等传统领域风险,又包括债券波动风险、交叉金融产品风险、互联网金融风险、外部冲击风险等非传统领域风险,基本涵盖了银行业风险的主要类别。

  针对这些风险,银监会按照“一险一策”的方式,指出了未来监管部门关注的重点和化解风险的措施,可谓操作性很强。比如信用风险,关键是先摸清底数。监管部门重点关注“逾期90天以上贷款与不良贷款比例超过100%、关注类贷款占比较高或增长较快、类信贷及表外资产增长过快的机构,重点治理资产风险分类不准确、通过各种手段隐匿或转移不良贷款的行为”。

  对于不良的化解,增量和存量银监会又提出了不同的化解方式,严控增量,加大处置存量。同时要求银行业“增加利润留存,及时足额计提资产减值准备”,对于风险抵补能力不足的机构,应督促其限期整改。

  紧接着4月份,银监会出台多项监管措施,其中包括著名的“三三四”专项检查等。虽然这一系列措施在业界看来“杀伤力”很大,但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的专家学者普遍认为,这些制度都是一些对旧规定的从严重申,很多都带有摸底特征。总体上,会统筹协调,避免叠加,确保整个过程平稳有序。

  肖远企在5月12日的银监会近期重点工作通气会上也坦言,这些监管规定没有新内容,特别是没有新的定量指标,都是对现有制度的系统归类。而且在监管中,银监会都设定了“自查、督查和整改”等环节,以自查摸清底数,以督查确保真实,以整改促进规范。

  也就是说,银监会的各项监管措施并非贸然出招,前期主要是摸清底数,做到心中有数,以利于今后更有针对性地解决问题。

  杜绝“牛栏关猫” 弥补监管制度短板

  随着金融市场发展的深化,业务产品创新加快,银行业的业务结构和风险特征出现了新情况、新变化,对有效识别和控制风险也提出了新挑战。特别是对于同业等领域出现的“交叉金融风险”,不同的产品跨市场层层嵌套,底层资产看不见底,最终流向无人知晓。

  郭树清在上任伊始的国新办新闻发布会上就指出,这种现象的产生,很大程度上源于监管制度缺失。“牛栏里关猫”,没有完善健全的监管制度,银行业务经营就必然会引发严重的风险暴露。

  正是基于此,银监会在推进防范金融风险的工作部署时,一项重要的工作就是对监管制度和实践中存在的缺陷和不足进行系统梳理,加强制度建设,切实弥补监管短板。

  2017年4月,银监会印发了《关于切实弥补监管短板 提升监管效能的通知》,提出按照“问题导向”、“急用先行”和“协调配套”的原则,研究制定26项重点规制。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也发现,在这26项“立法清单”中,涵盖了银行股东管理、跨业产品创新、不良资产分类、流动性管理、信用风险管理等。目前这些制度有的正在稳步推进,有的已经发布,有的正在征求意见。

  2017年以来,银监会出台了多项措施,填补了多个领域的监管制度空白或者对于一些重点领域的风险加强了监管指导。

  比如,1月5日,出台《关于民营银行监管的指导意见》;1月25日,出台《关于规范银行业服务企业走出去 加强风险防控的指导意见》;2月23日,出台《网络借贷资金存管业务指引》。4月,银监会更是密集出台了包括“三三四十”专项治理的多项监管政策,重点针对银行业“违法、违规、违章”、“监管套利、空转套利、关联套利”、“不当创新、不当交易、不当激励、不当收费”等行为进行治理。

  此后,银监会又相继出台了《商业银行押品管理指引》、《大中型商业银行设立普惠金融事业部实施方案》、《关于进一步规范银行业金融机构吸收公款存款行为的通知》、《慈善信托管理办法》、《银行业金融机构销售专区录音录像管理暂行规定》、《融资担保公司监督管理条例》、《信托登记管理办法》以及进出口银行、农发行、国开行监管办法征求意见稿等措施和监管办法。

  肖远企表示,在政策制定和监管安排方面,银监会注意把握四个原则。一是坚持问题导向;二是坚持标本兼治;三是坚持统筹兼顾;四是坚持疏堵并举,采取开正门、堵旁门的方式。

  把握实施力度和节奏防止“处置风险的风险”

  比监管政策出台更为重要的是,如何把这些措施落实到位,并发挥最佳效果。4月份,多项监管政策密集出台以后,市场曾对监管的力度出现了不同程度的担忧。

  5月12日,银监会及时召开发布会,充分与市场沟通,传递了正确的监管意图,缓和了市场紧张的情绪。

  银监会有关负责人强调,在处置风险方面,要特别讲究方式方法,做到稳妥有序,把握节奏和力度,坚决防止甚至要杜绝处置风险带来的次生风险。

  肖远企强调,银监会出台政策对潜在的影响进行过充分评估,包括对经济的影响,对市场的影响,对于银行业经营行为的影响。所以在操作范围,包括一些要求的结构方面、力度方面,都有很好的把握。

  在自查督查和规范整改工作之间,监管安排了4至6个月的缓冲期,为银行实现合规达标预留时间。肖远企表示,“监管部门还将根据不同银行的实际情况,灵活确定整改时限要求”。

  此外,对银行的业务也进行“新老划断”。对新增业务,严格按照监管标准进行规范;对存量业务,允许其存续到期实现自然消化;对高风险业务,要求银行业金融机构制定应对预案。

  分析不难发现,银监会采取的这些监管措施,更多的是未雨绸缪,把风险苗头扼杀在萌芽状态,银监会有关负责人也表示我们注重“抓早抓小抓细”。

  针对存在的问题,银监会要求做到“边查边改,立查立改”。比如,针对购房人以办理“消费贷”、“经营贷”、“个人信用贷”、“房抵贷”等方式套取资金,作为购房首付的现象。银监会也严厉严查挪用消费贷款资金,并对银行的违法违规行为进行处罚,着力防范房地产泡沫风险。

  对于“校园贷”中的滥发高利贷、暴力催收、裸条贷款等违法违规现象,银监会也出台措施,加大校园贷监管整治力度,提出“开正门、堵邪门”,要求网贷机构一律暂停新发校园网贷业务标的,并根据自身存量业务情况,制定明确的退出整改计划。同时鼓励商业银行和政策性银行进一步针对大学生合理需求研发产品。

  在交叉金融业务监管方面,重点规范银行同业、理财、表外业务,按照穿透原则识别底层资产,降低影子银行风险。在化解不良上,银监会督促银行综合运用现金清收、核销、批量转让、资产证券化等多种手段,加大不良贷款处置核销力度,前8个月共处置不良贷款6319亿元,比去年同期多250亿元。

  不过,防控金融风险、治理市场乱象不可能一蹴而就。部分风险的形成是长期积累的过程,有周期性、结构性等多种原因,例如不良资产、信用风险等问题需要多个部门协调配合,共同防范和化解。

  郭树清也表示:“虽然现在我们银行业总体不良资产率1.9%是比较低的,但是各个机构的贷款分类管理水平是有差别的。所以需要不良贷款充分暴露,要加大处置力度,及时消化,利用资本和拨备来吸收,这样才能使银行业保持健康的发展趋势。”